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管理  |  会员登录    [退出] 
首页 | 中心概况 | 机构设置 | 科学研究 | 科研队伍 | 交流合作 | 人才培养 | 东盟资料中心 | 社会服务
首页
通知公告
热点评论
学术活动
东盟动态
研究成果
东盟参考
热点评论
【环球时报】葛红亮:菲独特政治文化考验杜特尔特
【光明日报】葛红亮:南宁渠道”助推中国-东盟合作提质升级
【环球时报(英文版)】葛红亮:东海岸铁路取消及中马关系转向
【新京报】葛红亮:“老朋友”来访,中马关系拨云见日
【亚太日报观察】葛红亮:共克时艰,力促中马合作“提质升级”
【环球时报(英文版)】Ge Hongliang: Why West is reluctant to invest in Myanmar
【澎湃新闻】我院教师受访评议缅甸第三届21世纪彬龙会议
【环球网】我院教师受访谈马来西亚叫停东海岸铁路
【环球网】葛红亮:中新关系向好,但也有暗流
【联合早报】葛红亮:[东南亚聚焦]越南游行路数老套,中国却不能老扮“背锅侠”
 
当前位置: 首页>>热点评论>>正文
【环球网】葛红亮:中新关系向好,但也有暗流
2018-07-03 17:33   审核人:

2018-07-03 00:50 环球时报

新加坡外交部前常务秘书比拉哈里·考斯甘最近在新加坡一个有关中国公共外交的研讨会上演讲时,对中国提出莫须有的批评。他说中国试图通过隐蔽行动影响别国,以扩大自身影响,而新加坡也没逃过这种影响,新加坡人应保持警惕。在演讲中,比拉哈里详列中国施加影响的方式,比如违反不干涉别国内政原则、影响所在国决策者或意见领袖的态度,等等。

  比拉哈里素来以语不惊人死不休著称,除在新加坡国内挑起外交界的争论外,还多次在涉华言论上展示强硬态度及莫须有的忧虑。他最近发表的这番言论毫无道理,是在给致力于共同寻求确定性的中新关系添乱。

  一则,比拉哈里的言论失之偏颇,存在诸多无端指责的成分。例如关于不干涉内政原则,这是中国首倡、国际社会广为接受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之一。无论过去,还是当下中国海外利益越来越广,我们始终秉持这一原则。

二则,比拉哈里是新加坡前高级外交官,但他对公共外交的内涵却有严重误解。在概念上,公共外交是指一国政府通过文化交流、信息项目等形式,了解、获悉情况和影响国外公众,以提高本国国家形象和国际影响,增进本国国家利益。

  以新加坡为例,中国政府推动面向新加坡的文化交流、人员往来,以及中新两国民众间的往来,均属公共外交范畴。因此,公共外交过程既是一国对外展示国家形象的过程,也是对外国公众甚至决策者的态度产生潜移默化影响的过程。这种影响始终是双向的,而非永远是一国单向影响另外一国。在这方面,新加坡影响中国的方面也有不少。例如中新两国民间对新加坡城市发展的讨论一直很多,这使新加坡花园城市的国家形象在华有着深刻认知,也使相关城市发展理念在中国城市发展中得到实践与推广。

  比拉哈里的对华指责毫无道理,但却反映了新加坡对华外交以及中新友好合作关系依旧面临不少暗流。这些不和谐的声音或暗流,同近段时期以来中新关系的大势与主流实际上并不相符。

  随着欧洲治理困境频现、美国特朗普政府推行美国优先以及多个新兴地缘力量中心的兴起,国际格局呈现冷战后前所未有的不确定特征。在此情势下,中新关系既获得了持续稳固发展和提升的机遇,也面临着挑战。

  一方面,中新两国均对确定性有着倾向性的依赖,双方在诸多领域有着高度的战略契合性和共同利益。例如在开放与多边贸易体系维护方面,两国都面临着贸易保护主义的挑战。新加坡向来主张开放与多边贸易,它与特朗普政府保守、单边的贸易保护政策势必形成广泛而深度的碰撞。鉴于此,新加坡不仅旗帜鲜明地反对单边贸易保护主义,明确阐述这种保守贸易政策倾向对全球贸易与多边经济体系的伤害,还积极寻求与坚持全球化、维护多边贸易体系的国家加强合作,一道维护全球贸易与多边经济体系的确定性。2017年秋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来华访问,其逻辑就在于谋求这种确定性。

  另一方面,国际形势的发展,尤其多支权力中心的兴起以及中美博弈加剧,使新加坡在坚持以往务实对外政策的同时也面临更多困惑。在复杂的地区与国际形势中,新加坡作为小国面临的是日益增多的不确定性及难以控制的挑战,而它的亲西方政策偏好与对华微妙态度,可能在特定情形下伤害中国的感情。作为新加坡外交界资深人士的比拉哈里发表对华无端指责的言论,就是这样的例子。

  虽然比拉哈里的言论有这样的背景,但一名在政界、民间均有影响力的新加坡外交人士,无论如何不应给中新共同维护确定性的伙伴关系添乱,而应着眼于两国关系与地区合作的大势,多谈建设性言论。(作者是广西民族大学中国-东盟海上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文/环球网

图/网络

葛红亮:中新关系向好,但也有暗流_评论_环球网

http://opinion.huanqiu.com/hqpl/2018-07/12400185.html


上一条:【环球网】我院教师受访谈马来西亚叫停东海岸铁路
下一条:【联合早报】葛红亮:[东南亚聚焦]越南游行路数老套,中国却不能老扮“背锅侠”
 

版权所有 广西科学实验中心:中国-东盟研究中心    备案号:桂ICP备05000943号 南警备 4501200086 号

访问总量
今天访问量